从不买房行动被封杀说起

  • A+
所属分类:[茶语饭后]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深圳市民邹涛发起的“不买房行动”,据传闻已经遭到封杀,根据一些帖子的说法,邹涛5月11日在深圳机场登机前,即被公安带走。邹涛在天涯的博客“民生观察网”被关闭,邹涛本人也下落不明。

  我以前也预料到会这个是这个下场,仅仅依靠个人试图影响房地产大鳄以及政府的利益,那无异于痴人说梦。目前深圳、北京的房价的确是非常高,并且有迹象表明有部分购房团在进行人为炒房,从中盈利,地产商也在趁机哄抬房价。但是我们的确没有办法。我们个人可以不买房,也可以发文章谴责这种行为,但是如果组织起数万市民发起某某行为来抵制某某事情,那就触犯了政府的大忌,哪怕你的动机是多么善良和纯洁,你都必然是被封杀的下场。

  “不买房行动”本身来讲似乎只是针对不良房地产集团的行动,但实际上,其已经触犯了政府的相关利益。政府要通过拍卖土地,增加财政收入,当然是卖的价格越高越好;开发商以高成本起步,当然也要追求高回报,何况政府的税收也会因之而水涨船高,在这种政府和开发商双赢的情况下,邹涛同学希望房价降下来,岂不是痴人说梦吗?

  邹涛目前似乎已经离开了深圳,即使他不愿意离开,他的生命可能也会受到威胁,是深圳改变了他,或许他本就不该在深圳这个介于天堂和地狱的城市生存。

  活着深圳就如同活在地狱,教育、医疗、住房三大消费已经成为压在我们头上的“新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已经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只有依靠拼命地工作而透支自己的生命。死亡也许是我们的唯一出路吧。(例如,我自己的身体状况目前就越来越糟糕,上周公司又进行了例行的身体检查,测量我的血压时候,发现我的低压已经达到了94,属于轻型高血压,看来我又向死亡的不归路上前进了一步。)

  我记得有人说过:“在中国,如果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是只有自杀一条路。所以我原来在中国写过一篇文章,叫‘自杀救国’,如果中国人都自杀了,中国的基本问题就算解决了。”

  是的,当我们这些人都死了以后,中国的种种问题就都解决了,这个世界就太平了。(当然,自杀要成功才行,自杀失败了还会被追究刑责的。

  下面的文章是邹涛5月在凤凰卫视录制的节目,内容来源于地产大鳄潘石屹的博客,其中潘石屹几次暗示邹涛是领袖,在团结力量形成势力,我感觉地产大鳄潘石屹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刺激政府,让政府对邹涛进行封杀,当然,他成功了。

  参考文章:地产大鳄潘石屹与“不买房运动”领袖邹涛对话(作者:潘石屹)

  昨天下午,赶到中央电视台旁边世纪坛的录音棚,这个录音棚我已去过多次了。中央电视台的《决策者说》、《新闻会客厅》等节目都是在这里录制的。但今天录制的不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而是凤凰台的《一虎一席谈》。最早知道胡一虎是以前在《新周刊》上看过一篇调侃胡一虎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文章,那次对胡一虎的印象很深。所以,虽然今天是我第一次和胡一虎做节目,但却并不感觉到陌生。“不买房运动”的发起人邹涛因为深圳来的飞机晚点了,所以迟迟未到现场,我们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一见门口走进来一位小伙子我们就问他:“你是邹涛吗?”他们都回答不是。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这是导演故意安排的,故意把我们和邹涛分开,避免我们在私底下先聊上了,一旦聊熟了,上台就没有火药味了,节目也就不热闹,不好看了。

  这次节目还请了“集资建房运动”的领袖于凌罡,《安家》杂志的主编刘文斌来到现场,还有一位新认识的朋友叫水木周平,据说他的出名是因为在新浪网上经常写博客骂我和其他房地产发展商。但我从来没有看过水木周平的博客,所以见面后也就跟刚认识一样,没有任何的成见。

  事先凤凰台没有给我们任何资料,也不知道节目中到底要让我们谈什么,到了现场就一切都听导演的安排。先上场的刘文斌和邹涛,我坐在下面观看,后被导演请到他们的控制室去看,在控制室这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有十几个荧光屏,不同的机位播放着嘉宾不同的表情,脸部的表情和特征都看得非常的清楚。邹涛语言坚定,短促有力,讲话富有煽动性;刘文斌,首先普通话就没有邹涛好,说话的声音又小。基本感觉还是处在写文章的状态,没有进入做电视的状态。每次讲话时先要说:“我准备讲三点……”,但往往第一点还没有讲完,就被主持人或邹涛打断了。节目里,他由“囚徒困境”理论谈到马克思价值规律中的供求关系,而这些大理论就算在大学的课堂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何况是在电视机上面对千千万万的观众,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要说清楚实在也是困难。

  接着上场的是水木周平,原本他们安排水木是邹涛的支持者,我想导演可能是为了平衡,但没想到的是水木周平一上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三年不购房运动是一场胡闹”。这与导演事先的安排完全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接着又是“阳萎”、“无能”、“伟哥”等说了一大堆现实生活中不怎么经常用的名词。经常上网的人可能比较熟悉这类语言,但在场的年纪比较大的观众,明显感觉到接受不了。

  在他们辩论的过程中,我发现邹涛并没有像他公开先说的那样,因为在节目里首先他说三年内不买房只是一个概念,一年内不买房也可以。另外,他强调的是不要购买奸商的房子,不要购买性能价格比不合理的房子。尤其是最后两条,我想一般的人都会赞同的,因为谁愿意主动去购买奸商的房子,帮坏人赚钱呢?性能价格比不合理的房子其实就是价格明显太高,与房子质量等各方面不相符的房子。提到这次他们搞的运动,我听了半天好像主要是针对政府的,主要希望政府多建一些经济适用房和廉租屋,尤其是针对深圳市政府。其次才是针对房地产发展商的。我认为,市场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选择,我自己就没有参加任何房地产商的组织。我觉得一个自由的、完全的市场要比受人为操纵的市场、联盟形成垄断的市场公平得多。搞这样的“不购房”运动,运动的发起人和领袖用什么来给他的支持者、参加者承诺呢?如果未来一年也好,三年也好,房价不降反而升了,谁来承担这些参加者的损失呢?所以,我上台后,主持人胡一虎问我如何看待这次运动,我说:“只是说一说吧!市场的问题最终还是要用市场的手段去解决。”这句话不知怎么激怒了邹涛这位领袖。他说:“大家看看,全中国几百万,上千万人关注的,这么大的群众运动,在这位房地产大腕被简单说成‘说一说罢了’”。接着他又质问我:“你给政府官员行贿受贿了吗?你偷税漏税了吗?”我告诉他:“没有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avatar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