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棒喝西安有感

  • A+
所属分类:[茶语饭后]

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心里感觉很不是味道,作者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跃然纸上。但通篇文章说的只是西安的问题,却没有探究西安落伍的原因,也没有说到真正的解决方法。

作者有几个不恰当的比较就是拿西安和上海深圳大连相比较,可以说这种比较是不恰当的,上海的发展并不仅仅依靠上海一个地方,整个长江三角洲区域发展都是有机的结合在一起的,江浙沪有优越的地理条件,相当精明的官员,文化素质相当高的劳工,以及历史上保留的比较完善和工业基础,因此才得以高速发展。深圳广州也是一样的,他们的经济和香港有着良好的互补,大量的港台企业投资并得到相当好的回报,经济的互动发展以及中国最大的出口地使珠江三角洲经济也蓬勃发展。

但是,西安能完全照颁上海深圳的发展模式吗?如果照颁的话,我相信完全是死路一条。因为西安完全不具备上海和深圳的地理条件以及物质资源。如果西安以自己的短处和沿海发达城市竞争的话,肯定是必死无疑。

但西安也有自己的优势,而且是别人完全不能模仿的优势,那就是文化上的优势。西安是一个保留中华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城市。老的文化遗址和文物都保留的很好(这一点北京就不同,北京几乎把自己城市的文化遗址破坏殆尽)。西安完全可以通过发掘这些东西来搞好旅游业。另外西安也有比较完整的工业和制造业基础,因此发展这些传统产业也有一定的优势。

我认为西安现在最缺乏的是一种管理机制。传统的国有企业的管理机制和政府行政机制完全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西安如果以为通过“西部大开发”来获得别人的投资来振兴经济,那就实在是太可笑了。当然,西安人相对保守和封闭,要彻底改变管理机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我也希望现在的西安领导人以及西安的一些企业家能多来沿海发达地区看一看,多学一些经验,相信能对西安今后的发展有不小的帮助。

附一:

棒喝西安

高建群

西安电视二台要拍一部“话说西安城墙”的专题片,约了一群人去对着镜头神侃。我也去了。

主持人说,说城墙并不是实指城墙,而是想说一说西安人的固步自封意识。西部大开发,西安成了一个焦点,面对难得的机遇 ,我们该猛击自己一掌,奋力前行才是。

这样我也就口无遮拦,对着镜头说起来。当然我是在三呼西安城墙的伟大之后说的。这是个前提,不能马虎。

随后我说,10多年,大连市在拆院墙。大连市政府号召,将市内所有的院墙全部拆掉,让海风吹进来,让院内的花草显露出来,让大连成为北方香港,让大连成为花园城市。大连市政府率先示范,从自己的围墙拆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遥远的大西北,西安人却在修补城墙,决心与城墙共存亡。

这就叫开放性思维和封闭性思维。而这两种思维带来的后果则是大大不同。10年前我们或许还看不出什么,10年后大连经济的高速发展,西安经济的缓慢发展,该是大家都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97年夏天中国作协在大连开会,薄熙来市长领我们去参观他的得意之作星海花园广场。薄说,这地方原来是个垃圾场、臭水湾,大连市准备开发它,当时每平方米地价1500元,无人问津。后来广场修起,期货贸易大楼盖起后,地价每平方米15万,仅此一项,就为大连攒了一笔财富。他说这样高的地价投资商还在抢,找后门要他批条子。

财富原来是这样堆砌起来的。富人原来是这样富的。

这是我关于西安城墙说的第一段话。

我说的第二段话引用了俄罗斯作家屠格涅夫著名的“猪栏的理想”的说法。

那话说:“猪的最高理想,一是吃饱肚子,二是在吃饱肚子以后,打着饱嗝,呼呼大睡!”

对着电视机镜头,我说:“我家住在西安北郊,每天上班下班,都要从北城门穿过。每一次从涌涌挤挤的北城门穿过时,望着这四方城,望着这如蝼蚁草芥的芸芸众生,我就想起屠氏的‘猪栏的理想’这一说法。”

我说,我不敢说我居住的这四方城像一个大猪栏,我也不敢说居住在这城市中的高贵的市民是猪,我只敢说我自己是猪,我的得一餐温饱则不思进取的生活像猪,我的碌碌无为的一生像猪!

对着镜头,我说的最后一段话是这样:

两千年前,西安就是与罗马城并称的。位于世界东西两端的两大都市;二百年前,上海不过是一个倭寇出没的小小渔村;而二十年前,深圳不过是边境上的一个荒凉小镇。但是皇历翻到今天,在上海与深圳这两个高速膨胀的经济动物面前,我们只能长叹一声说,西安是大大地落伍了!”

这段话里包含着许多的内容和许多的感情色彩在内。当这话由一个土著的西安人说出时,不管怎么掩饰,那里面总有一股酸溜溜的滋味在内。

西安是大地方。小学课本上的中华民族史,其实有一大半就是西安的历史。强秦——雄汉——盛唐,光这三个盛世就令人千秋仰视才对。然而,西安如今已风光不在。

关于西部大开发,我写了好些文章,并且还出了一本关于罗布泊的书。在这些文章和书中,关于东西差距,关于贫困的西部,关于生态等等,我都做了一些探讨。但是在这些有限的探讨中,我更多地是强调外部因素。在那些写作的途中,我就明白,仅仅强调客观,是不公允的,我们必须自省自己。那时我就决定要写两篇自省式的文章,这文章一篇叫《棒喝西安》,一篇叫《惰性的西部》。

为了迎接西部大开发,为了能真正地投入西部大开发,我们首先应该做到的,是要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

西安的投资环境是怎样的呢?据说浙江的温州流行一句话:罚你到西安经商去。我的一位外地朋友,在西安投资几千万办了个休闲度假的场所,勉强撑了几年,最后,一个人夹了皮包,坐飞机走了。他应付不了这门里窗里涌来各种事情。临上飞机时,他落泪说:“将这几千万留给你们西安吧!”

不要说外地人,就是西安人在西安经商也不容易。我的一位作家朋友的儿子,在建设路开了个小饭店。开张半个月,每天平均来三拨收费的,这些收费的名目奇奇怪怪。有的是来收待业青年上岗费,有的是来收外地人口滞留费——你雇了几个外地人口,每人600元。还有一个名目叫国防费:解放军为我们保卫祖国,请你交国防费!朋友的儿子是小本生意,哪能交得起这些费用。“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朋友的儿子面对这涌涌不断的收费者,这样回答。好在他是本地人,耍黑皮还能耍得过去。如果是外地人,谁知道他们该怎么办。难怪温州人那么说。

我不知道这些费用都收得对不对。也许都对吧?但是,我们是不是性急了点,等把猪养肥了再杀,不是更好一点吗?何必性子那么急呢?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avatar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